学员心声

学员心声

在音乐面前,孔子如此真性情~

文章出处:孙胜楠 │ 网站编辑:殷允燕 │ 发表时间:2017-05-09

孔子与音乐
《论语》中多见孔子谈音乐:

3.23
子语鲁大师乐,曰:“乐其可知也:始作,翕如也;从之,纯如也,皦如也,绎如也,以成。”

3.25
子谓《韶》:“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”谓《武》:“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”

7.14
子在齐,闻《韶》,三月不知肉味,曰:“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。”

7.32
子与人歌而善,必使反之,而后和之。

8.8
子曰:“兴于《诗》,立于礼,成于乐。”

9.15
子曰:“吾自卫反鲁,然后乐正,《雅》《颂》各得其所。”

15.11
颜渊问为邦,子曰:“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《韶》舞。放郑声,远佞人。郑声淫,佞人殆。”

17.11
子曰:“礼云礼云,玉帛云乎哉!乐云乐云,钟鼓云乎哉!”


孔子对乐的喜爱,可以说到了“癖”的程度。孔子是有音乐癖的人,是有真性情的人!这是夫子的人情味的体现,是夫子人格魅力的体现,仿佛我们今天同好友相聚之时、酒酣之后那种互相比唱的情形。当然,夫子生活中处处是音乐,音乐是夫子生命形态的一种缩影或者说是象征。音乐融入到了夫子的整个生命之中。乐的特点是乐与和。快乐、和谐!夫子的一生的生命状态就是如此。他遇到那么多的坎儿,但是他一生中依然充满了这种积极的、圆融的色调。这是我们所望尘莫及的。当然,夫子也是凡人,所以他有七情六欲,但是他基本上能够做到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;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”。

与人歌是夫子一生中常见的情景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窥见夫子好乐!他的生活是人的生活,不是神的生活。圣人一定不是高高在上,俯视人间的,他一定是活在众生之间的。《五仪解》说:“下民不知其德,睹者不识其邻”。所以,才会有“东邻丘”的说法。不仅如此,孔子的音乐造诣是很好的。这一点从很多史料可知,夫子精于乐,善于歌!乐教,可以使人广博易良。音乐可以化民,但是对于懂音乐的人而言,这种化才能更彻底。孔子首先做到了用音乐“自化”,化到了一种极高极妙的境界。孔子的生命似乐章!孟子赞誉孔子:金声而玉振之!此言不虚啊!

孔子不仅懂得乐,而且能够真正欣赏音乐,享受音乐。美妙的东西可以打动人心。美的歌曲,尤其能够动人。孔子听到美妙的歌曲音乐,必使对方反复吟唱。这说明音乐是打开生命的方式,是兴发情志的方式。在反复的吟唱中,孔子可能是在回味、品味那种音乐之妙。在《论语》的其他章节,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孔子对音乐的分析和理解,足见其对音乐之理解非同一般发烧友。孔子兴发情志以后,必然和之。孔子的人情味在这句话里表现得淋漓尽致,孔子是不装的人,他的生命是活泼的。溥博渊泉,而时出之!盖此之谓也。

在《庄子·渔父》篇中,这样记载:“孔子游乎缁帷之林,休坐乎杏坛之上,弟子读书,孔子弦歌鼓琴”,这是怎样一幅令人神往的画卷啊......正如乾隆皇帝手书之《杏坛》诗中所说:“重来又值灿开时,几簇东风促绛枝。岂是人间凡卉比,文明中古共春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