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员心声

学员心声

巍巍然兮奎文阁

文章出处:陈彩芹 │ 网站编辑:曲阜政德办 │ 发表时间:2017-02-16

巍巍然兮奎文阁
        在曲阜,奎文阁这个名字并不陌生,它是孔庙主体建筑之一,始建于宋天禧二年(1018年),面阁七间,深五间,因藏书丰富、建筑独特而美名远扬,被誉为中国古代十大名阁之首,是国内目前为数不多且仍屹立于世的古代藏书楼,吸引了众多古建筑学家和文人墨客拜谒曲阜。那么,奎文阁为何会有如此的吸引力?从历史中走来的奎文阁又见证了怎样的时代变迁呢?
原名“藏书楼”
       如今悬挂着的“奎文阁”三字是乾隆皇帝来孔庙时题写的,其实奎文阁最初名为“藏书楼”,建成之后,藏书楼里庋藏了宋太宗御书的157卷轴及儒家九经等,这些是至道三年宋真宗赏赐给孔子四十五代孙孔延世的。由此看来,在当时佛、道冲击的背景下,宋代人用精湛的工艺在儒家文化发源地曲阜孔庙建造了藏书楼,并将儒家经典珍藏在内,其用意就是要将儒家思想提升至主流思想的高度,让更多的人崇信儒学。而取名“藏书楼”也就更加体现了“书”的重要性,它向世人展示了这些儒家经典就是与佛、道的“经”相抗衡的有力范本。
后来金明昌二年(1191年)重修时更名为“奎文阁”,“奎”是二十八星宿之一,西方白虎之首,因“奎主文章”之说将奎星进一步演说成“文官之首”,金章宗为赞颂孔子是天下文人之首,将藏书楼更名为“奎文阁”,依然用来收藏皇帝御赐的图书及儒家经典,此后,历代皇帝不断增添藏书。明正德六年(1511年),刘六、刘七率农民起义军攻占曲阜、进驻孔庙,“秣马于庭,污书于池”,将奎文阁藏书“焚毁殆尽”,之后明武宗专门“又命礼部颁御书以赐”,恢复其保存儒家经典的原貌。
建筑史上的孤例
       现存的奎文阁面阔七间,进深五间,高23.35米,仅次于大成殿的高度,歇山顶,黄色琉璃瓦,外观二层三檐,上下楼层之间有一个昏暗的夹层,因此奎文阁实为两明一暗的三层布局。上层跳出平座,可供登高凭眺。其实最初的藏书楼是五间二檐带平座的二层楼阁,明弘治十二年(1499年),孔庙遭遇雷火,奎文阁被大火焚烧,明孝宗于次年下令重修奎文阁,并扩建成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规模,这次扩建共耗银十五万二千六百余两。扩建后的奎文阁,上层专为收藏历代皇帝所赐的经书和墨迹,中层用来收藏印版,下层用来收藏历代皇帝祭孔时使用的香帛、祝版等物品。
《康熙八年重修三圣堂记碑》记载:康熙年间一次大地震,曲阜“地震百余日。初震时,平地裂泉,深井冒水,人间房屋倾者九,存者一”,而奎文阁仍屹立无恙。一些古建筑学家对此楼产生了极大兴趣,经考察发现,整个奎文阁由木结构建成,所有的柱、梁、拱、枋相互交错,组成网络型框架,没有一根铁钉,却使整个木构架具有很好的稳定性。这种无法理解与掌握的古代精湛的建筑工艺,让“文革”结束后的修缮工作者束手无策,而奎文阁也成为建筑史上的孤例。中国著名古建筑专家梁思成先生生前对奎文阁进行了考证, 还专门著有《曲阜孔庙之建筑及修葺计划》一书。
千秋笔墨续诗文
      古往今来,奎文阁一直是文人学士们向往的圣地,他们朝拜孔庙必朝奎文阁,并留下赞颂奎文阁的诗文。
      元代诗人杨奂曾“奎文阁上独凭栏”,看到“楷林空倚鲁城寒”,感慨自己“无分东家老一箪”,没能有缘跟随孔子受教。明代李东阳赞叹站在奎文阁上能“表日观兮来天风”、“见奎星兮正中”,走出奎文阁又觉得“仰圣道兮弥高,思古风兮渐远”。明代书法家乔宗在奎文阁前作诗《谒圣庙》,纪念当时“碧松苍桧素王庭,阁上奎文见六经”。明代诗人陈凤梧在任山东巡抚时,赞叹奎文阁“嵯峨杰阁出宫墙,上有云梯百尺长。丹碧九霄明日月,牙签万轴映奎光。沧溟俯视东洋外,岱岳平临北斗傍。何幸登高豁心目,愿从圣道窃余芳”,形象的描绘了奎文阁当时的情况。明代诗人刘敬业来到曲阜,留下“庙庭松桧几经秋,奎阁凌霄瑞气浮。槛外龟蒙元并峙,檐前洙泗自交流。千年道统高云汉,六籍文光遏斗牛。圣里归依心目阔,非同王粲漫登楼”的诗篇。后来,乾隆皇帝来到孔庙,在《奎文阁赞》中也写到“夫子之文,天地并隆”。古往今来的文人学士多以虔诚的心情讴歌孔子,这些诗歌也为我们追忆奎文阁提供了悠久的文化素材。
由于奎文阁的藏书太过贵重,民国以后,便被移入别处保管,未能亲眼目睹当时藏书的景象。但屹立在儒家文化发源地的奎文阁,千百年来,依然是中华民族文化信仰的灯塔。

       如今,奎文阁一楼陈列了孔子圣迹图,为保护古建筑,暗层以上不对外开放。奎文阁作为孔庙的主体建筑之一,已经成为孔庙中的一处旅游热点,中外游客皆慕名而至,云集于斯,使古老的奎文阁又增添了无限的秀色与生机。
上一篇:孔子的政德观
下一篇:孔子的好学观